当前位置: 贸易工具 > 政策解读 > 正文

营商环境“优”无止境

2020-08-12 12:52:17 解放日报

世界银行认为,经衡量,中国的营商环境在过去几年中得到前所未有的改善。

    沈开艳:我国近些年来的营商环境建设取得了非常快速的发展,为探索建设符合中国国情、具有中国特色的营商环境评价体系奠定了基础。但对标国际最高标准、对标企业需求,我国营商环境中仍存在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,或可从理念、体制、机制三方面的“差距”入手予以重视。

    首先,在监管理念与服务企业的宗旨方面,我国与国际先进水平还存在差距,在尊重市场主体地位的观念和意识上还比较薄弱;由于服务意识不强,工作作风、工作方法皆有改进空间;隐形的所有制差别仍然存在。

    解放周一:尊重市场主体地位的观念和意识强还是弱,一般体现在哪些环节上?

    沈开艳:比如,要是有企业遇到所在区域出于规划调整等原因,必须搬迁转移,情况又比较紧急,园区方面可否助企业平稳过渡;

    在飞行检查或合规检查中,对企业的态度是真正帮助、服务企业,还是简单追究问题;

    当一些跨国行业领先企业来中国投资并研发产品后,发现有些工艺难以在本地找到生产企业,政府可否牵线搭桥,助其尽快找到合作伙伴;

    一些企业的业务原本符合国家、行业和本地的水务和环保标准,如有新政策出台,可否考虑企业实际情况,助其积极调整、尽快向新规靠拢,等等。

    在调研中,我们曾发现,有的企业技术改进项目已申请到专项基金补贴,却因找不到相关操作指引、不熟悉具体流程,导致申报程序不规范,遗憾地被要求退还。

    这提醒我们,政府要想更好地服务企业,不是简单地将政策往网上一放就可以了,还需在主动做好政策宣传、政策解读方面下功夫——

    政策不仅要请职能部门在政府相关网站上做好宣传,更要及时告知相关企业、解读到位;

    围绕着政策、法规展开的信息咨询服务工作方式和手段要更灵活多样、拓展渠道,助力政策在企业的落地、落实。

    一份关于政策执行层面存在哪些突出问题的调研显示,48%的企业认为政策办理流程不够明确,有时候不知具体归口部门、具体办理方法;47.7%的企业认为审批流程的周期和效率可以再优化;44%的企业认为政府信息公开的流程可以更详细具体,公开范围更宽。

    这就要说到我们可以寻找差距的第二、第三个方面——在现行监管体系与基层和企业的普遍期待之间找差距,在现行的监管方式与经济社会变化新形势、新要求之间找差距。

    比如,目前社会投资项目的审批由规划局和住建委两套系统同时进行。如果这两套系统彼此之间数据无法共享,就会使得企业必须不断重复提供基础性数据。

    一份关于市场主体认为政府监管存在哪些问题的调研显示,企业反映比较多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监管流程可否更透明、信息公开范围还需拓宽、管理流程可否更便利、审批可否更高效迅捷。这提醒职能管理部门,在出台政策要求时,不仅要从管理效果出发,也要从企业可执行的角度出发,帮助企业在意识到问题后及时改进。

    在监管方式方面,可以改进的空间包括:要更及时了解企业的困难和需要、推动现有审批标准加速与国际先进标准接轨、部分新领域新业态的监管办法要及时跟上,等等。

    以企业引才为例。目前以“市场发现、市场评价、市场认可”为导向的引才机制尚未真正建立。其中,以人才落户领域表现最为突出。

    目前的落户评价体系仍然偏向沿用学历、职称、专利等“比较便于打分”的评价标准,对企业需求度、实际发展潜力、社会贡献率等内容的综合性考量还较少。如果未来,我们能够在这方面有所突破的话,可能会是改善营商环境方面一个很好的助力点。

    一项循序渐进的系统工程

    政府部门需要树立以服务企业为中心的“店小二”精神和工作作风,以此为指导思想,改进各层级管理服务部门的工作评价机制。

    在整个市场环境方面,一定要尊重企业家和市场规则的主体地位,各个环节要严格执行政府职能的负面清单,管好政府这个“有形之手”。

    解放周一:关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,您还有哪些建议?

    沈开艳:针对上述问题和存在的差距,我认为,第一,要提高认识,促进相关理念、行为和制度的改善。

    政府部门需要树立以服务企业为中心的“店小二”精神和工作作风,以此为指导思想,优化、改进各层级管理服务部门的工作评价机制。

    在整个市场环境方面,一定要尊重企业家和市场规则的主体地位,各个环节要严格执行政府职能的负面清单,管好政府这个“有形之手”。

    建设公平、公正的全国统一市场,提高政策、法规、制度在执行上的一致性,正是我国目前正在大力推进的。为了确保这一点的顺利推进,针对各种不同所有制企业,我们要努力树立市场管理的竞争中立原则和优先合理保护原则。

    第二,动态优化政府流程的再造,优化调整服务、监管体系。

    在这方面,有四个抓手:提前谋划机构职能改革后的政务流程再造,消除不同部门之间责任的重叠;把“一网通办”“一网统管”工作真正落到实处;理顺市场监管职责分工,依据“责任清单”,明确部门的主次责任和主办、协办关系;提高政务事项的稳定性和透明性,加快电子政务能力的提升。